中国席卷“去思科风”

2013-11-27 |  作者:覃敏 |  来源:财新《新世纪》

摘要思科CEO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指出,中国等新兴市场的需求疲软是业绩不佳的原因之一。他承认:“美国政府的监控行为在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导致中国企业在购买思科产品时变得更加迟疑。”

美国时间11月14日,是思科公司(NASDAQ:CSCO)的一个“黑色星期四”。当日思科股价大跌11%,迄今仍萎靡不振。

原因在于11月13日,思科发布了业绩下滑超出预期的2014财年一季度报告:净营收121亿美元,同比增长1.8%,低于市场预期的3%-4%;净利润20亿美元,同比下滑4.6%。

思科CEO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指出,中国等新兴市场的需求疲软是业绩不佳的原因之一。他承认:“美国政府的监控行为在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导致中国企业在购买思科产品时变得更加迟疑。”

“棱镜计划”(PRISM)是一项由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自2007年起开始实施的绝密电子监听计划。2013年6月,前美国中情局(CIA)雇员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对媒体披露,棱镜计划秘密地要求各大电信公司、网站上交用户的个人私密信息。特别是斯诺登在香港对外透露,美国情报部门监控中国的数据传输使用了思科的路由器,这顿时将思科推入焦点,备受“安全问题”的质疑。

受此影响,2013财年四季度、2014财年一季度,思科亚太区净营收环比分别下降了3900万美元、8300万美元,中国区营收则在亚太区整体低速增长的情况下,下降了5%-6%,2014财年一季度中国市场订单量同比下降18%。另据英国路透社报道,思科公司警告称,由于美国政府在中国、巴西、墨西哥和印度等国的监听活动,预计思科第二财季营收或下降8%-10%,并且这一势头有可能持续至2014年年中。

多名接近思科的人士向财新记者证实,曾被思科视为主战场的政企网市场(与公共通信市场相对应,指为政府、企业等核心客户提供综合网络解决方案),现在许多客户已对新增设备采购持“只要能使用国产设备的尽量用国产”的原则。那些以前和思科不在一个竞争级别的中国同行们,“逆袭战”正在乘势展开。

“棱镜门”发生后的近半年内,思科对外界的质疑很少回应,只听到钱伯斯坐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总部办公室里一再声称“思科是无辜的”。

电信、金融、教育、公共事业等思科的传统优势领域,在中国这一轮“本土化”浪潮中已四面楚歌。这家网络设备巨人,将如何度过这场由“安全问题”引起的市场危机?

“去思科化”

在中国的运营商骨干网中,超过70%的路由器由思科提供。但接近思科的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近期,上海联通、广东移动以及思科最忠实的老客户中国电信,已纷纷开始替换思科的设备。

今年7月,中国电信公布“2013年IP类集采项目”结果,星网锐捷(002396.SZ)下属子公司星网锐捷网络有限公司(下称锐捷网络),获得广东、福建、山西等19个省份的路由器与交换机产品订单。

于核心路由器市场占据传统优势的思科,在这次集采中彻底出局。锐捷网络品牌总监何成梅对财新记者说:“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安全因素的影响,但我们的技术也符合客户的标准。”

10月,中国电信揭晓了IP RAN设备的采购结果,中兴、华为、上海贝尔、烽火通信、新邮通、普天国脉等六家本土厂商中标,思科在此间亦不见踪影。

不过,在后来的中国电信骨干网十五期集采项目中,思科扳回一城,夺得60%市场份额,总金额超6亿元。

“考虑既有设备衔接等因素,思科的整体份额居多,但思科在新建部分的份额已减少到了30%。”上述接近思科的人士分析称。

思科占据绝对优势的金融市场也出现危机。据Forrester副总裁兼首席分析师王平透露,不少股份制商业银行已经在设备采购中优选本土厂商,因为它们担心,使用思科的设备未来可能带来监管风险。但一位思科内部员工辩称:“并没有感受到金融市场太大的反应,在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思科仍占主导地位,华为较大的动作也只是进入了中国农业银行,且份额还不高。”

中科曙光公司一名中层管理者分析称,在企业级市场,金融行业是最难攻破的堡垒,一般需要提前三到五年布局才有可能逐步收获。譬如中科曙光为突破中国农业银行,三年前就开始参与测试。思科基于既有的存量市场,可能现在对危机的感受还不明显,但未来本土化是一大趋势。“在电力、交通等行业,我们的感受很明显。”上海贝尔一位内部人士透露,电力行业以往很难进入,尤其思科在智能电网项目上一直有不错的份额,而现在上海贝尔的机会来了。

据财新记者了解,在一些特种行业及公共安全机构的企业网中,思科面临的挑战更为严峻,甚至已被完全排除在外。“思科的主要代理商神州数码,近一两个月,在几个主要市场,都没有接到任何给思科的订单。”上述接近思科的知情人士称。

思科中国应对乏力

当然,市场也存在疑问:思科的设备真的存在安全问题吗?这是否是中国政府对华为、中兴在美发展受阻而采取的反击?

中科院下属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网络空间战略研究所主任秦安表示,中国政府并没有下发“红头”文件禁止企业采购思科的设备,但推动本土化的态度很明确,不少企业在与政府部门的沟通过程中“心领神会”。尤其此次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的国家安全意识将进一步增强,本土信息产业将面临较大的机会。思科本来具有优势竞争地位的电信、金融、教育、公共事业等领域,未来都可能被波及。

秦安认为,媒体曾报道中国联通等一些政企部门的网络出现过数据泄露、网络瘫痪等问题,没有直接证据表明与思科有关。但“棱镜门”事件中,斯诺登在香港说,美国情报部门监控中国使用了思科的路由器,再联想到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发布的政府采购令中明文禁止采购中兴、华为的设备,中国考虑信息安全问题也比较自然。

在严厉的安全指控下,要求思科“公布源代码”“将服务器放到中国”的声音渐高。但截至目前,思科中国公司只发布了一则简短的声明,称自己的网络没有参与“棱镜计划”,不会为该项目进行设备定制。

王平分析认为,思科可能并不想花费太大精力化解中国市场遭遇的困境。2010年中国内地曾从思科亚太区独立出来,与台湾、香港地区一起组建大中华区,但现在又被合并回去,说明中国市场的地位在下降;另外,思科在中国市场的投入产出比亦令总部有些失望。譬如2010年赞助上海世博会,有消息称思科投入了几千万美元,但目前中国市场在思科全球总营收中仅占3.5%。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思科中国曾尝试与一些具有良好政府关系背景的企业合作开展业务,但谈判未果。现在的思科中国似乎希望以低调来让市场慢慢遗忘“棱镜门”。

思科中国今年对外重点强调新的公司战略——万物互联(Internet of Everything),称目前全球99%的事物还未与网络相连,万物互联将会为全球企业带来14.4万亿美元的潜在商机;对内则强调“思科在转型”,指出基础网络是最初级的业务,上面一层是各种应用和服务,更上面则是数据中心及相关差异化服务,现在的思科应不局限于做基础网络的提供商,还要向应用层、数据中心层全面拓展。

但“万物互联”和“向上转型”并没有展现清晰的效果,在不少业内人士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