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热评:Libra注定难成全球统一货币

2019-08-02 |  作者:佚名 |  来源:互联网 |  查看原文

摘要“除非我们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即几乎不存在一种人类所拥有的发明,当出现差错时,其对社会造成的危害比货币更大。”

“除非我们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即几乎不存在一种人类所拥有的发明,当出现差错时,其对社会造成的危害比货币更大。”米尔顿·弗里德曼等在著作《美国货币史(1867~1960)》中写道。

Facebook在筹划Libra之前是否读过这段话不得而知,但这段话似乎就是为它而写。

Libra创始者号称,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宣布得如此突然,世界不得不抓紧评估Libra可能带来的灾难,也不得不重新思考,货币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这是一个魔幻般的现实世界,纸质货币问世至今已有近千年历史,以前我们在茶余饭后作“货币本质迷思”的有闲思考,如今当Libra呼之欲出时,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变得如此迫切。

人们在问,既然各国央行正在推进数字货币,为何Libra就不可以?更何况全球化作为一种趋势,Libra似乎更是顺应大势。

教科书里对货币及其职能早有界定,但面对Libra的横空出世,这些解释似乎变得苍白。或许本质上,货币比我们日常理解的更为复杂。

货币天然不具有全球统一属性

Libra协会对外称,人们需要相信Libra的价值将随着事件的推移保持相对稳定。理由是,对于每个新创建的Libra货币,在其储备中都有相应价值的一篮子银行存款或短期政府债券。

乍听起来想得周到,但人们担忧的是它的雄心:为世界而生,一种建立在安全网络上的全球化稳定加密货币。也就是说,其目的很明确,锚定成为全球统一货币。

目前其宣称储备金是一篮子法定货币,以保持Libra币值相对稳定。问题是,一旦其全球统一货币的市场地位日益壮大,各法定货币便如一根绳上的蚂蚱,由此前相对弱关系变为强关系,发生共振的可能性持续加大,如此,全球系统性风险发生的可能性也便上升。此前发生区域性外汇风险,人们还可以选择将资产转移,而全球统一货币发生风险,大家逃无可逃。

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已过去11年,种种情形至今仍历历在目,最初只是华尔街的资产出现爆仓,但迅速波及全球,而这还是在没有全球统一货币背景下发生的。一旦统一货币,风险导致的刚性破坏更难以想象。

至此,我们可以说,全球化虽是趋势,但并不意味着一切都要统一。特别是货币,统一带来体系内高效交流,但高度统一带来的抗风险能力迅速下降是世界无力承受的。

因此目前看来,只要能够实现资本流动、货币兑换等等(+微信网络世界),货币全球化某种程度上便实现了,一味追求货币的全球统一,只会增加全球性灾难的可能性。

货币追求稳定性,但任何一种货币都无法承担全球统一并长期持有带来的波动风险。这是货币稳定性与流动性之间的悖论。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这显得更为突出。虽然黄金曾在全球范围内不约而同地被选作货币,但金本位制终究成为历史。再从金价的波动看,近一年来,波动区间1164~1440美元/盎司,可见黄金作为全球统一货币带来的波动风险也不容低估,包括任何一种现存法定货币,其汇率波动性皆有目共睹。

换句话说,货币天然不具有全球统一属性,具有全球统一属性的不是货币。

我们可以说,任何一种货币要成为全球统一的货币,都是危险的。即便一时被成功塑造,也难免有崩塌的一天。

从这个角度来说,Libra既要成为货币,又要成为全球统一货币,其结局必然是一地鸡毛。

Libra也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教科书上,经济学家将货币定义为在产品和服务支付以及债务偿还中被普遍接受的任何东西。通常来讲,货币的职能主要包括,交易媒介、价值尺度、价值储藏。

按照这一定义和职能描述,拥有数十亿用户的Facebook一推出Libra,便可轻松成为全球性货币,因为它具备教科书上开出的所有条件。但目前看来,Libra要真正成为统领全球的统一货币,似乎只是一个美好愿望。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留下一句广为流传的格言: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谁掌握了货币铸造权,谁就掌握了世界。

但谁愿意让“谁”掌握世界呢?一旦Libra壮大为全球性货币,很难想象各经济体法定货币市场地位不受冲击。

货币的发行在全球范围内都属于中央银行的权力,这是银行业发展到一定水平时,为了满足货币发行权走向集中统一的需求,市场才将公共权力让度出来,央行代表着市场对其权威的信任。

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谁一旦发行了全球统一流通的货币并占有重要市场地位,谁便在这个层面上具有了全球央行的权力。

央行向来是各经济体重要而独特的权力机构,其权力作为一种政治资源,民间商业机构Facebook却要直接侵略,这自然是一起政治事件,而且其面对的是全球各政府、各央行。也正因此,Libra一经宣布,便遭到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全球各大政府、央行指控。它不仅危及它国安全,也刺激了全球公众最敏感的神经,因为其行为涉及全人类的财富。

我们难以想象,全球央行之央行角色竟然要被Facebook等轻松取得,更难想象,掌握着全球天量货币发行权的组织是由一家民间商业机构发起。假如Libra最终成为全球统一货币,一旦出现任何闪失,不管是技术性风险还是道德风险,这都是灭顶之灾。

从这个角度来说,货币天然具有政治属性,涉及每一个政府和每一个人的最核心、最基本利益,不是谁想发行就能发行的。对于Libra锚定成为全球货币,也不是它想做就能做的。

如果非要说Libra有其积极意义的话,就在于它是一面镜子,让人们更深刻地理解了货币的内涵和外延,有机会更深入地把握货币的本质,看清货币可触达的边界,以及其所承载的权力。至少我们现在可以说,货币,本质上不是货币本身。

正如弗里德曼等人在著作中所称,货币不过是一层面纱。“实际起作用的”力量是人们的能力、人们的勤奋与才智、人们所掌握的资源、人们的经济组织模式与政治组织模式等等。

正因看清了货币的本质,我们也可以说,Libra注定难以成为其理想中的全球统一货币。

当然,它也可能以另一种形式存在,即像中国的诸多移动支付一样,被限制在支付领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