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报全文]携号转网缘何行路漫漫?

2011-09-05 |  作者:网界网 鲁媛媛 |  来源:独家 |  查看原文

摘要去年11月份,工信部下达文件启动天津、海南两地携号转网试点,而近日工信部却发文通知延长携号转网的试验期限。虽然延长期限未定,但这一变化意味着该政策短期内在全国普及已基本无望。

在半年多的携号转网试验期限里,天津市有大约2.5万人申请办理携号转网,其中15270人转网成功。天津手机用户总数接近980万,转网率不足0.2%。而与此同时,全球第二大移动市场——印度却取得了与中国截然相反的成果。8月上旬末,印度公布一组截至6月底的数据,自1月份全面推行携号转网政策后,短短半年时间,印度有1300万移动用户更换运营商,成效斐然。

作为全球第一大移动市场的中国——移动用户将近9亿人、移动通信普及率将近70%,但真正实现转网的不足千分之三,这其中的缘由值得深思。

势在必行

携号转网也称 “号码可携带,移机不改号”。就是一家移动电信运营商的用户,无须改变自己的手机号码,就能转为另一家运营商的用户,并享受其提供的各种服务。

关于携号转网,业界早已达成共识,它是电信服务市场发展的一种必然趋势,是一项能使消费者、国家和电信行业三者都受益的举措。当一个国家的移动通信普及率超过60%时,推行携号转网政策可减少对号码资源的浪费。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认为,“携号转网在国际上已经推行长达十年之久,这是国际上公认的反垄断手段。”

去年11月,天津和海南两地开始试点携号转网。在天津,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2G用户、 3G用户,中国移动的2G用户,可以携带号码转移到中国移动TD-SCDMA网,中国移动TD-SCDMA专用号段157/188用户不能携号到其他网络,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2G用户、 3G用户,以及中国移动2G用户之间可以相互携号转网。天津这样的做法被认为是 “双向转网”。

在海南,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2G用户、 3G用户,中国移动2G用户可以携带号码转移到中国移动TD-SCDMA网,中国移动TD-SCDMA专用号段157/188用户不能携号到其他网络,中国移动2G用户可以携号转网到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海南的做法被认为是 “单向转网”。

实行携号转网,有利于改变中国移动一枝独大,形成电信行业的有效竞争格局。当然,实现这一目的前提是推行 “大网”向 “小网”转出不转进的 “单向转网”。从韩国的运营效果来看,携号转网对市场竞争格局的重构有明显作用。韩国在实施单向携号转网半年多后,主导运营商SKT的市场份额从54%跌到51.6%。

实行携号转网,还有利于提高号码资源利用率。号码资源是一种公共资源,不可再生(+关注网络世界),然而随着移动电话普及率的上升,号码资源出现了不够用,在号码资源被运营商垄断的情况下,用户转网必须更换号码,原来的号码需要度过一个 “休眠期”才能被再利用,这就更加剧了号码资源的紧张状况。携号转网无疑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办法。

阻碍重重

既然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为何试点时会出现仅0.2%转网率这样的尴尬呢?

天津和海南两地的携号转网试验,人们发现有几大原因导致转网率不高:首先是试点政策设置门槛过多。在天津和海南公布的实施细则中,用户有6种情况不能携号转网,第一是非实名制手机用户,即机主身份信息不符;第二是用户与携出方有话费纠纷,欠费或账务不清;第三是用户与携出方签有在网协议,在网时间未满;第四是申请业务的号码为已停机的号码;第五是 SIM卡被偷或SIM卡丢失;第六是由于携出方网络故障而导致携出方无法受理该申请。林林总总的门槛,无形中大大提升了用户的转网成本。

其次是运营商为了防止用户 “出逃”,纷纷采取 “绑定客户”的促销策略,在携号转网实施之前,各运营商推出了一系列优惠套餐,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携号转网政策实施的难度。根据海南联通的统计数据,“与携出运营商的协议签约期未满”,是用户被拒绝申请的首要原因,比例高达83%。

再次是增值业务转网困难。根据文件,工信部仅对移动语音业务、网间点对点短信业务和点对点彩信业务进行了规范,对于移动增值业务没有作要求。实现携号转网后,用户号码与归属网络不再有固定对应关系,行业短信平台将无从获知用户号码的归属网络,这导致携号转网用户收不到行业服务商发送的短信。

最后是国内运营商服务内容和服务质量同质化严重,降低了携号转网的吸引力。用户选择携号转网,要承担消费积分和话费清零的代价,而如果运营商在服务方面差异不大,特别是智能手机、操作平台越来越同质化,会让消费者感到得不偿失。

突围之路

尽管目前看来 “携号转网全国推行遥遥无期”。但是在此期间,更值得业内探讨的是,如何解决试点期间发现的问题,为携号转网最终实现全国推行创造条件。基于此,不少专家纷纷为解决携号转网问题支招。

运营商们担心一些预付费卡用户在携号转网中出现逾期不缴费、骗套餐等问题。工信部电信研究院通信信息研究所副所长徐玉认为,应在全面实现携号转网前大力推行手机实名制,既给运营商吃下了“定心丸”,且便于加强用户信息管理与保护,又有利于保障个人信息安全。

至于用户所担忧的转网后会出现因各大运营商配套工作不到位,而导致以前定制的第三方服务信息接收不到等烦心事,南京邮电大学岳中刚副教授认为,第一是相关部门应制定规则,规范号码携带的原则、服务范围及运营商间转移号码的规则等,防范强势者凭借自身固有优势进行不正当竞争活动,如2009年美国法院裁定Verizon营销策略非法;第二是运营商应不断创新业务、努力优化服务,要变“套餐套人”为“感情留人”、“品牌留人”。

最后,工信部电信研究院首席专家龚双瑾坦言,携号转网对当前的网络选路、管理支撑系统,以及第三方服务等都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各个系统都要进行相应的改造,涉及多个行业部门利益,并非工信部一个部门就可以解决得了的。阚凯力教授倒是提出一个建议,用一号通代替携号转网。他解释说,“一号通通过一个虚拟号码,由用户自由设定关联的运营商号码,无论是中国移动、中国联通,还是中国电信,消费者可以终身不变号码。这样操作起来也简单易行。”而这同样需要国家相关部门、各大运营商的通力合作。

相关文章